/basecomponent/logo11.png
 
 
 
 
热点文章
 
  王光福-散文
当前位置: 首页>>文学创作>>王光福-散文>>正文
 
屁股•脑袋•手
2016-11-08 15:40 王光福 

屁股·脑袋·手

——与青年教师谈做学问与写文章

 

淄博师范高等专科学校  王光福

 

 

著名史学家范文澜有一著名自勉联:“板凳要坐十年冷,文章不写一句空。”它点明了在做学问的过程中,屁股与脑袋与手的关系,我们青年教师应该拿来共勉。

人的学问从哪里来?大路有两条:书本知识与社会实践。人最初是无书可读的,故只有在亲身实践中长学问;前人学问多了,口传心授,后人加上自己的实践,学问就超过了前人;再后来有了书,前人和前人的前人……的学问就都传到了今天。照理说,后出转精,我们的学问应该比我们任何一辈的前人都高,孔、孟应该称我们作老师。可我们有这个资格吗?没有。因为我们的大脑虽然进化了,我们的屁股却退化了,逐渐失去了它应有的功用。为了孩子,我们得跑;为了房子,我们得跑;为了名,为了利,我们得跑;……“熙来攘往”,无非跑者,跑跑跑!屁股还有何用?还是范老说得好,板凳是“冷”的,“冷”和“静”是孪生兄弟,只有“静”下来,才能做学问,或不妨说才能“坐”学问。如若喜欢凑热闹——恰好,“热”和“闹”又是双生姐妹一—又怎能和“冷”板凳与“静”境界结缘呢?每天批批作业、备备课的坐坐,也就成了一种礼节或仪式,与真的“坐”学问相去没有十万八千里,起码也得有四五个马拉松的长度。所以,十年“寒”窗,毕业,分配到学校教学,几十年后,高级职称是有了,而学问并不增长,因为并没有发表足以代表应有学问的文章和论著。除掉一部分教师是述而不作,惜墨如金外,剩下的一部分就成了“经验型”的。须知,“经验型”是人们对那些只有浅层的实践经验而无系统之学问的生产队长的谑称啊!

脑袋更不容易轻视。学问和文章都是它想出来的,没有屁股还可以站着想,没有了脑袋就只能躺下而不想了。尽管有人说,人的大脑如若合理开发,能盛得下好几个图书馆的学问,但在那理想的诱惑到来之前,我们的脑空间还是有限的,还不允许装下全部的“家事国事天下事”,在“风声雨声”之后,我们也只能选择“读书声”作为我们一生最主要最重要的事业。所以,有人说我们教师要“有所为有所不为”,要具备宗教家的精神,舍弃一些其它的奢侈,专享自己的清冷和清苦;我们的职业是太阳底下最光辉的职业,但却不能“热”闹;只有痴迷教育,心无旁鹜,才能想教育之应想,急教育之所急。蒲松龄说:“性痴则其志凝,故书痴者文必工,艺痴者技必良;世之落拓无成者,皆自谓不痴者。”要么不从事教育,跳槽走人;既想从教,又想不痴,则必“落拓无成”,即使脑筋再好使,脑容量再大,其文也必不工,其艺亦必不良,其学问亦必不高,其人必定还是“经验型”的,其教学必定还是稀里哗啦一塌糊涂。如果我们成了老教师,将来的青年教师也像我们这样,那岂不又回到了口耳相传的蒙昧时代?我们的学生岂不又回到了山顶洞?前辈创造的灿烂文明又将怎样延续和发扬光大呢?

正像我们重视屁股而不轻视脑袋,我们也不能无视沟通屁股和脑袋的桥梁——手——的作用。俗云:“好脑袋不如烂笔头。”我们的爷爷叫什么名,我们知道,我们的爷爷的爷爷的呢,我们还知道吗?所以,得经常续写族谱;前天看的书做的事我们记得,前年的呢?所以,得不断地作笔记写卡片。钱钟书先生号称是“照相机”式的记忆,读书过目不忘,但为了保险,他做学问也离不开那几麻袋笔记,何况我们的“照相机”经常不放胶卷或电池失效呢?荀子说:“吾尝终日而思矣,不如须臾之所学也。”我们甚至可以说:“吾尝终日打腹稿矣,不如片刻之所写也。”我们都有这样的体会:腹稿打好了,等坐到“冷”板凳上执笔为文时,脑袋“热”得要命,可总不能把原料们融化到一块儿,原来系好的红线不翼而飞,她/他们彼此“冷”漠得很,发誓不再“热”恋。这就是平时不动手的缘故。脑袋里的东西看似想好了,其实乱得很,怎样开头,怎样过渡,怎样结尾,开除停职谁,留用提拔谁……麻烦事还多着呢!此时,我们只能望纸而叹而苦而作罢。这就叫做“思而不写则殆”。因此,我们说,写的过程就是条理思路的过程,只有在不断的写作中规范自己的思维,进行严格的思维训练,才会出现下面的情况。即,有时,我们只想了个开头,可当坐下来的时候,源头活水却汩汩而来,文章好像不是想出来的,倒仿佛是从手底笔尖自然流出来的。所以,我们说“写”文章,从没听说过“想”文章,虽则文章离不开想。可见手的重要性了。劳动在从猿到人的过程中起了巨大作用,之一就是创造了手。脑袋支配手,手又锻炼和促进着脑袋的发展。可以想像,如果我们的手退化了脑袋也将继屁股之后退化,那时,我们不回到山顶洞的老家还能到哪里去呢?

用手去作笔记、卡片,用脑袋去思考、去加工,然后把我们的屁股坐下来,一个通宵不睡觉,一个假期不下楼——不必“三年不窥园林”——看我们的手下笔端能流出多少文章和学问。但,可要记住:“文章不写一句空”哟!

 

 

作者简介:王光福(1962  ),男,山东淄博人。淄博师范高等专科学校中国古代文学教授,社会科学研究中心主任,主要从事中国小说史研究。

通讯地址:山东省淄博市淄川经济开发区唐骏欧铃路99  山东淄博师范高等专科学校社会科学研究中心

邮政编码:255130  联系电话:15169213611  电子邮箱:wgf0533@126.com

关闭窗口
 
 
 
 
 网站地图 | 返回首页 | 联系我们 | 学校网站 

电话:0533-3821927